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3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山獄]咖哩

「呐,山本 。」
「嗯,怎麼了嗎?」
晴朗的下午,是難得的休閒時光,也是少見的平靜日子。
獄寺坐在山本家的餐桌上,雙手支撐著,眼神直勾勾得看著那個正穿著圍裙的男人。
那個這在煮咖哩的男人。
從何時開始啦?
不記得了。
好像是從山本父親去世後開始吧。
山本就一肩扛起所有的一切,
不想放棄左右手的位置;
同時也不想放棄 放棄父親生前努力經營的壽司店。
也許是接收到獄寺露股的視線,
山本笑笑的說:「怎麼了嗎?什麼事讓你笑的這麼開心。」
覺到自己的失態,獄寺臉紅的回答:「哪、哪有什麼事情。」
「哦,是嗎?」山本邪惡的扳過獄寺的臉,說到。
〝啪〞 一聲。獄寺企圖拍掉山本握住下顎的手,不料反被抓住。
「你……放開我 。」
「不要。」山本將獄寺的手指放進嘴裡輕咬。因為他知道,這樣的的行為,獄寺是最沒有抵抗力的。
「除非……你告訴我,你剛剛到底在笑麼,以及你想問我什麼?」
「呃,可以只要說一個嗎?」因為另一個,他說不出口。
不管怎麼說,獄寺的脾氣,山本清楚的很。一但他決定不說,就是不說,就算你對他處以極刑也是一樣的。 
做愛倒是例外。
「好吧,那你就只說一個。」山本簡單的說。
「我問你喔……」
「嗯?」
「那個……」
「嗯?」山本很用心的聆聽獄寺接下來要問的問題。
「我問你喔……要怎麼做咖哩飯?」
一秒,
兩秒,
三秒,
三秒過後,只聽見山本爽朗的笑聲,說:「真是的,你怎麼這麼可愛阿!」
「不要說我可愛!!」拜託,可愛是用在女人身上的,我獄寺可是堂堂男子漢!!
「只想知道咖哩販怎麼做。但是,你也不要用這種表情吧!」
「啥?」什麼?我 ?我是用哪種表情阿?獄寺不解。
不理會獄寺不解的表情,山本拉起後著的手腕,走向瓦斯爐前。 
細心的、耐心的教獄寺如何煮咖哩販。
可是,一像秉持『君子遠庖廚』的獄寺,這回的做法可還是苦了他。
但是,獄寺他並不知道,一切都來的這麼突然。
突然的讓人不敢置信。
甚至不知所措。

*********************************************************************************************************

「你確定嗎?十代首領,這件事情……」
獄寺不敢相信,他聽見這樣的消息。
山本他死了!
死了!!死了!!死了  !!!
「是的。據回報,他是真的死了。」阿鋼出奇冷靜的說著。
「不可能!!」那男人怎麼會……他不是很強的嗎?而且對方不是很弱的嗎?
居然 ……居然就這樣死了 。 
「獄寺,冷靜一點,接受這樣的事實吧。我知道你很難過,可是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也覺得很難過、很惋惜。」
阿鋼環視整個會場的每一個人。 
里包恩、雲雀委員長、六道骸、了平、藍波、京子、小春、碧洋琪、一平、迪諾,最後則是獄寺。
閉上眼,獄寺要求自己不能在這裡崩潰。
不能在這裡流淚。 
因為他知道,少了山本,從今以後,所有左右手的責任將由他一人承擔。
不只是只有左右手,還有山本生前極力保留的壽司店。
「十代首領……」良久,獄寺緩緩的開口,同時也不希望自己的聲音是顫抖的。
「嗯?」
「你……能找到山本的屍體嗎?」
「你想要做什麼?」
「我……?」對阿,我想要做什麼?獄寺反過來詢問自己。
「我……我想要……在見他最後一面……。」
萬籟俱寂。
六道還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阿鋼,眼神裡充滿著堅定的神情。
而里包恩,則好奇的看著阿鋼。
看這個學生,如何做去決定,在這種情況下。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有短短的幾分鐘。
最後,阿鋼沉重的說出:「我知道了。至於山本的後事,就全部交給你負責,可以嗎?」
「我知道了。」獄寺鞠躬回應。
「既然如此,那就散會吧。」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只留下瀕臨崩潰的獄寺。


自從那天起,獄寺整個人像發瘋似的,每一天都在學習如何做咖哩。
如何做出和山本每次做給他的那種咖哩味道。
一次又一次 ,一天又一天。
但不論如何,卻在也做不出那種味道。
彷彿那種味道,只有山本才做的出來。
我不相信,只要山本做的出,我也能做的出來!!
之後,他甚至問小春、問京子、問奈奈如何做出好吃的咖哩。
但還又沒用。
依舊做不出那種味道。
直到某一天……
這天也還是很平常依樣,獄寺為了做咖哩,而累的睡在廚房中。
一直躲在暗處的阿鋼,躡手躡腳的走進廚方內。
手上還拿著一條毛毯,輕輕的蓋在獄寺身上。
「山本……」獄寺夢囈著。
而眼角,卻低下一顆晶瑩的淚珠。
大概又夢到山本了吧……阿鋼苦笑。
因為,對所有人而言,山本的死,無疑的是帶來很大的創傷。
其中又以獄寺最為嚴重。
唉 …… 
察覺到碧洋琪了吧,阿鋼輕輕的用手指示意他進來。
「碧洋琪 。」
「我知道了。」話畢,便從懷中取出一枚小瓶子,放在獄寺的鼻間。
而獄寺也因為小瓶子所釋放的香氣,而沉沉的睡去。
「幸好山本有留下這東西。」
「是阿……」阿鋼說到。
阿鋼看一眼那褐黃色的粉墨,笑了笑。




「碧洋琪。」
「嗯?」
「你知道那瓶子是什麼東西嗎?」
碧洋琪搖頭。
「那東西其實是……獄寺很想找的東西。」
「你是說……山本做的咖哩?」
「是的。」
「可是這明明就是……很一般的咖哩粉阿!為何麼會……」是自己弟弟拼死拼活想找的東西?  
「因為……」






〝獄寺 ……〞
〝你 、山本你 ……〞 
〝告訴你,為何你會一直念念不望那個咖哩的原因吧。〞
〝為什麼?〞 獄寺不解。












〃因為我在裡面加入了我對你的愛〃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