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3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冰漾。布偶

冰樣 布偶
 
 
 
時序推移,昔日的血腥味如今已不復存在,清爽的風輕輕撫弄著少年少女的髮絲。
褚冥漾和喵喵兩人做在白園中肩貼肩的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
「漾漾,這個地方要這樣,接著照樣……」喵喵用手指著,解釋道。
褚冥漾順著喵喵的指導,一步步的刺入、取出。
看著褚冥漾專注的製作手中的小零件,甚至為了這個還不時刺到自己的手指,喵喵好奇問道:「漾漾,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停下手中的動作,褚冥漾轉頭看著喵喵:「怎麼了?」
該不會是要問我做這的目的吧?
很不幸地,褚冥漾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看著喵喵的臉蛋,結巴回答:「呃……這、這個是要做給小亭的。」
畢竟夏碎學長還在靜養,留小亭一人在紫館也挺可憐的。
再者,我不希望被喵喵知道我真正的目的。
就在褚冥漾一個人胡思亂想時,坐在一旁的喵喵看的湛藍的天,小聲說道:「原來是這樣。」
 
 
 
 
今天的天氣依舊很美好,風和日麗,讓人就算有煩惱也會被風給帶走。
褚冥漾一個人站在醫療班總部大門,手中環抱著一只幾乎有半個他高的東西。
「漾漾,你怎麼來了?」一走出總部門口,身為醫療班體系一員的喵喵率先發現,問道。
而千冬歲和萊恩在喵喵幾步之後。
看見喵喵,褚冥漾心想這樣應該可以進去吧。
像喵喵說明來意後,只見喵喵綻著笑顏說如果是漾漾的話就完全沒問題的。
因為對冰炎學長來說,漾漾是很重要的人呀!喵喵這樣解釋。
重要的人……到底是什麼意思?跟在治療士後面的褚冥漾反覆思考著方才喵喵所說的話。
直到深藍色的大門前,褚冥漾反覆思考這問題的答案。雖然這中間只有一瞬。
「到了。」帶路的治療士這樣提醒,深藍色的大門也等同於默許似的將大門打開讓褚冥漾進入。
空曠的治療重症室,布鞋和地面交擊的聲音一聲又一聲的拍打在耳膜上。
沒有人在嗎?眼看四周空蕩蕩的房間,褚冥樣心想:雖然不是第一次走進這裡,可是心情不管怎樣都還是很沉重。
走到紫色的大球前面,看著沉睡中的身軀,散開的髮比火焰還要熾熱還要刺眼,和蒼白的臉龐產生不容忽視的強烈對比。
「學長」深吸一口氣,褚冥漾走上前一步繼續說道:「呃,那個對不起,我把你的布偶給弄壞了。」就是先前給契做為身體的布偶。
雖然是說是被漓瑜給的毒藥毀掉的,但是也是因為我的關係布偶才會……。
「所以我帶了這給你。」舉起手中的布偶,褚冥樣突然有點失落。
在離開時間交際前,黑川主向自己說一年之後取回學長的靈魂;但現在的他就連一年的等待都無法遵守。
好想現在就見到學長……不是眼前那個沉睡中的學長也不是無法摸到的學長。
低下頭,看著自己一針一線所做的粉紅色兔子布偶,褚冥漾自嘲似的對那個愛打人、愛亂聽別人心事的學長說:「第一次學習這些針線活,做的不是很好看,還請多包涵。」當然這兔子的眼睛也不是用紅寶石鑲上去的,只是一般的水晶。
閉上眼,強忍著淚水以免渲洩而出,褚冥漾開始覺得自己無法在支撐下去。
不喜歡這樣,不喜歡被人拋棄,尤其是被眼前這個人。
重新打起精神,褚冥漾吸吸鼻子,漾起笑容:「學長,這就送你了。」
環顧四周好像沒有一張桌椅可以放這隻不小的兔子布偶,「嗯……這裡好像沒地方可以放,我那我就先幫你拿回黑館,放在之前同樣的位置上。」
好嗎?未出口的問句,就算說了也沒有任何意義。
因為沉睡的人是無法開口回應,就如同最底層的心情無法脫口而出……
 
 
依舊抱著大型兔子布偶,和進來時相同的場景、相同的步伐,但心情有著大大地不同。
因為他聽見了。聽見那個未出口的問句的答案。
誰說沉睡的人不會說話?誰說那個靈魂盡失的人無法回答?
最起碼他聽到了,小小聲地,卻比隕石撞擊地球還要強烈地落入心胡中,一圈又一圈由心底蔓延到全身每一條神經,就連最細小的末梢神經也不放過。
 
 
 
 
 
 
 
『謝謝你,褚』那句敲擊心湖的話語。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