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3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XS 耶誕禮物






以下才是正文



**************************************************************


 
  XS 耶誕禮物(十年設定)
  
  時光飛逝,一年的尾聲不知不覺來到眼前。
  對成天把人當沙包砍、當人形紙靶槍準的黑手黨來說,每年的這時候都會乖乖的休戰。不需要任何的契約,就好像是本能般在每年的最後一個月休戰。
  畢竟誰也不願意被當人大型標的物圍攻。
  瓦利亞的隊員們也會再這時候回到他們義大利總部。
  停戰是件好是沒錯但對瓦利亞的部下們而言確是惡夢的開始。
  「喂。」坐在長沙發上,自詡為王子的貝爾微笑著看著放置在角落的耶誕數和散落於附近一盒盒大小不一、款式不同的禮物,說:「聖誕節要到了,你打算送什麼禮物給老大?史庫瓦羅。」
  翹著二郎腿,史庫瓦羅倒不以為意的回應:「還能送他什麼,送他一瓶1875年份的紅酒就好了。」
  是說威士忌也不錯,那個人挺愛喝的。
  聽到史庫瓦羅的回答,貝爾露出失落的表情,說:「嗤。真沒意思,我還以為你會自己洗乾淨送上去。」後面的話小聲到只有自己聽得見。
  離開沙發,貝爾丟下一句我有事出去一下後便消失於眾人眼前,臨走前還不忘拉最近的新玩具弗蘭一起走。
  看見貝爾離去前的笑容,史庫瓦羅小聲說到:「這小子葫蘆裡又再賣什麼膏藥。」雖然小聲但卻也讓附近所有人聽見。
  殊不知貝爾葫蘆裡賣的膏藥卻要他足足有三天沒辦法好好行動。
  
  
  
  *****
  
  轉眼間,三星期安逸的生活過完,聖誕節也已經來到眼前。很難得的這三星期貝爾和弗蘭一次也沒提過耶誕禮物,XANXUS對於這也隻字未提。這一切更讓史庫瓦羅有如墬入五里霧中,摸不著也猜不透。
  一大早,史庫瓦羅被在熟悉不過的電話聲吵醒,打電話來的不是XANXUS而是嘻皮笑臉的貝爾。
  「嘻嘻,史庫瓦羅。今天是24日你可別忘了老大的禮物喔!要是你沒準備的話,我們可以幫你而且絕對讓老大心滿意足。」
  靠!!還心滿意足;不過……掛上電話,史庫瓦羅認真想該要如何面對接下來的一切。
  禮物……XANXUS沒說要怎樣的禮物,所以也沒太去留意他想要什麼或是他還要什麼。
  轉過頭,史庫瓦羅看向一整櫃的酒瓶,心想:還是送他酒好了,最起碼不會有事。
  然而,半掩的門扉,兩雙不懷好意的眼神從門外看向門內。
  唉唉,就說那笨鯊魚沒準備。既然如此不幫他一下不行,會對不起老大啊。
  而且我們也不想在這種節日看老大生氣,會很冤的。
  帶著看好戲的心情,貝爾輕手輕腳地離開史庫瓦羅的房間。
  
  
  
  
  *****
  
  是夜——
  「這是幹什麼?」看著放在桌上的白色衣盒,史庫瓦羅憤恨說著。
  開、開什麼玩笑?為什麼一定要穿!!
  腰間只圍著一條白色小毛巾,殘留在身上的水珠尚未完全擦拭乾淨;皮膚則因熱氣而泛著淡淡的粉紅色。這樣子的史庫瓦羅再再勾引著男人最深層的慾望。
  打開衣櫥,史庫瓦羅看著空無一物的衣櫃,心中將能罵的人全部罵上一輪。
  沒有任何一件可以穿的衣服,就連最貼身的內褲也被人收的一乾二淨。放眼望去就只剩下放在桌上那件鵝黃色的旗袍和白色的被單。
  大大的盒子上還附上一張小卡片,上頭寫到:八點到我房間。末端屬名XANXUS
  眼看約定的時間一分一秒地接近,史庫瓦羅也只能做出壯士斷腕的決心,換上衣服到XANXUS房間。
  開玩笑,誰要只圍著白色被單在走廊上走來走去;雖然旗袍也沒好到哪裡去但至少比被單好一點點。
  
  
  
  
  *****
  
  碰——!!!!
  XANXUS的房門被人一腳大力踹開,同時還夾帶著史庫瓦羅的怒吼。
  「這是怎麼一回事???」
  停下手中倒酒的動作,XANXUS看著怒氣高漲的史庫瓦羅和他身上所穿的衣服,嘴角的笑容更加上揚。
  這下子他總算了解貝爾對他所說的那句話。
  「過來,垃圾。」撐著下額,不可一世的命令從XANXUS口中發出。
  史庫瓦羅聞言,行動和先前有嚴重的反差,扭扭捏捏地走上前。
  現下的他身著一襲鵝黃色的旗袍,左邊胸口和裙襬末端皆有繡上數朵紅色的山茶花。灰色的長髮還殘留一些水滴,大概是洗了頭還來不及擦乾吧。
  視線再往下,XANXUS發現小腹正以驚人的溫度灼燒著,滾燙的溫度自下而上,一點點的燃燒他的理智。
  標準長度的裙襬卻被人刻意開了高衩,粉嫩的小東西在裙襬下更顯的若隱若現。
  「看什麼……」被人這樣一看,史庫瓦羅的雙頰更加泛紅,恨不得能有個大地洞可以給他躲。
  伸出手,XANXUS將史庫瓦羅拉入懷中,熾熱的高昂抵在史庫瓦羅的小腹。
  「X 、XANXUS……」紅著臉,史庫瓦羅小聲提醒。
  不安分的大手從小腿外側緩緩撫摸上去,順著大腿內側白皙肌膚來到還在沉睡的小東西上。
  發覺到史庫瓦羅異常的大膽,XANXUS咬著耳朵,道:「你在誘惑我嗎?」
  低沉又有如帝王般的話語,一陣陣的擾動史庫瓦羅的心弦。
  「你還敢說!這不是你下令的!!」要人把衣服全部拿走,就連內褲也一同帶走。
  忍住想要呻吟的慾望,史庫瓦羅聲音明顯顫抖著。
  「我下令的?」大腦飛快的思考,XANXUS的唇往下,說:「那不是我說的。」
  什、什麼?那該死的貝爾……嗚!!
  大手按住史庫瓦羅的後腦,唇相互交疊,靈舌撬開齒貝,有如攻破城門般的士兵,四處留下專屬於自己的氣味。
  另一隻手則快速摩擦著半昂揚的分身,汨汨地汁液從前端小穴冒出。
  「嗯啊……」無法壓抑的吟哦聲自史庫瓦羅口中發出,雙手無法支撐在椅背上只能無力的放在XANXUS的肩膀上。
  鵝黃色的旗袍不知何時褪到地板上,史庫瓦羅昂著頭,手捂著口不讓呻吟聲再抑出口。
  「不……別再……」話還來不及說完,大腿內側的嫩肉一陣痙臠,濁白的夜體射出,滴落在XANXUS的襯衫上。
  看著雙頰朝紅的史庫瓦羅,XANXUS邪惡地在耳邊說:「這麼快就出來了?」
  平安夜還長呢……XANXUS補充說著。
  感覺到股間的股漲,史庫瓦羅試圖要從XANXUS身上離開,但XANXUS的雙手緊緊扣住史庫瓦羅的腰肢。
  「可、可以不要嗎?」別過頭,史庫瓦羅小聲問道。
  會、會死人的。
  XANXUS露出性感的眼神看著史庫瓦羅,拒絕的意味深在其中。
  
  
  
  
  *****
  
  同時,另一方面。
  貝爾和弗蘭盯著螢幕,瓜子、爆米花、仙貝等零食散落一地。
  「想不到史庫瓦羅也能發出這麼嫵媚的聲音。」始作俑者之一的貝爾啃著一片仙貝,慵懶的說著。
  在一旁的弗蘭更以崇拜的眼神看著自家老大,說:「真不愧是老大,不論是『硬度』、『持久力』還是『長度』都可以算是人中之龍。」
  相信老大會非常喜歡這次得禮物。貝爾和弗蘭看著螢幕,心中同時下了這個結論。
  
  
  
  
  
  
  
  完
  





MERRY CHRISTM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