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3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洞洞]生日快樂 剎那(洛X剎)

 -----------------------------------正文

 

 

和變革者的戰鬥並順利奪回VEDA後已經過了幾個月,未來也還給了人類 。

所有的一切都回到正軌上,感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夢醒了也結束了。

沒有CB的存在、沒有A-LEWS的組成、沒有戰爭、沒有那一堆堆得太空垃圾漂浮在宇宙中。

剎那獨自一人站在陽台上,看著有如水彩塗料一層層塗上去的藍天和幾朵貌似棉花糖的白雲。

怎麼樣也沒料想到自己居然還有機會回到這裡,這個空無一物的匣子。剎那心想。

因為某人的一通電話,讓他回到這個臨時的藏匿所。

但這也是難得的機會可以讓大家聚在一起,就連喪失肉體的提耶利亞在伊安大叔的幫忙下出現在42吋大螢幕上,和大家同樂。

無視於身後歡樂的笑聲,剎那低著頭,看著手中的易開罐,心情失落許多。

今天是他的生日,但卻也是永遠聽不到他對他說『生日快樂』的生日。

沒有人有辦法讓已死的人再次回到人世間。

沒有人有辦法。

「身為主角的人怎麼可以獨自一人在這裡心情不好呢?」

斯梅拉基小姐的聲音自剎那背後傳來。

「我……沒甚麼、沒有甚麼事情。只是有點不自在罷了。」剎那說謊。

就某方面而言,生日對他而言一點意義也沒有。平時能祈求溫飽就已經夠奢侈了,對於生日這種事情,更是想都別想。

聞言,斯梅拉基小姐也了解剎那的心情,僅只說一句話後便轉身回到歡樂的人群中。

我……果然 ……

 

 

 

*****

 

是夜——

因為剎那家甚麼東西都沒有,僅有床鋪和一張小茶几。因此難得的派對最後選在隔壁的沙慈家舉辦。

關掉水龍頭,剎那不管自己濕漉漉的髮絲是否還滴著水珠,走到陽台上。

『你在想洛克昂嗎?』斯梅拉基小姐的那句話一直縈繞在剎那耳邊,不曾離去。

我……真的還一直無法接受他死亡的的現實嗎?

眼神在一整片黑夜中,無法焦距。

沒有任何燈火的夜晚,叫剎那不免想起那時身為少年兵的日子。

「我好想你,洛克昂。」閉上眼,剎那小聲低喃。

「這樣不行的,剎那。」頓時,一道聲音在剎那身後響起。

那是不太可能再度出現的聲音。

怎麼可能……?瞪大眼,剎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洛、洛克昂?!」

轉過身子,只見洛克昂的身影就站在房間門口……微笑看著自己。

「真的是你嗎?洛克昂,你不是已經……」緩慢得走上前,剎那認為自己正在夢中。

洛克昂微笑不語,輕輕的伸出手,握著剎那的手腕拉到自己的右臉龐,說:「你覺得呢?剎那。」

是夢還是現實對他而言早就不重要了,對剎那而言現在只要能夠和他在一起那就夠了。

「洛克昂 !!」

 

 

不知道是誰先主動的,等到剎那回過神時,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早已被退去。

「剎那你好美。」瞇著眼,洛克昂的眼神彷彿是名經驗老練得獵人,盯著身下的獵物,說到。

「嗚……」被這麼一看,剎那頓時間顯得不知所措,別過頭,小聲說道:「不要看。」

「為什麼呢?」俯下身,洛克昂故意在嚙著耳骨,說著。

因為我會覺得不好意思。剎那一就用有如蚊蚋般的聲音說著。

「既然如此,就讓你更覺得不好意思。」洛克昂像是宣示某件事情般,一字一字說道。

說完,便俯下身,在剎那的頸間留下一個個深淺不一的吻痕

對洛克昂而言,剎那的反應可以算是絕頂的催情劑,不用過多的言語就可以知道他有多麼沉浸在其中;而他也是多麼的渴望他。

現下的他就好像渴望處女鮮血的吸血鬼,沿著剎那頸間的血管緩緩向下,來到鎖骨、胸膛、小巧美麗的乳首在上頭輕嚙、打轉。

「不,別這樣……」被這麼挑逗,剎那幾乎無法招架,只能搖著頭,說著。

閉上眼,剎那感覺自己每個地方都被點上為小的火苗。每條神經不停地叫囂著,祈求要有更多、更多、更多……

「洛克昂,我 ……」剎那手伸進愛人的髮絲,小聲在耳邊說:「快點、我要 。」 

停下動作,洛克昂抬起頭,微笑說:「我知道了」

扳開剎那的雙腿,更讓人羞恥得地方頓時被洛克昂一覽無遺 。

「不、不要看……」

厚實的大手覆上那早已挺立並且期望能夠被好好愛撫的分身,咕滋咕滋的上下摩擦著。

被這樣一弄,剎那弓起身子,強烈的快感叫他無法自拔。

他現在就像是溺水的孩子,在名為慾望的海洋中載浮載沉。

「洛克昂,我已經……」抓著洛克昂的髮絲,剎那不停搖晃著頭,說著。

「就讓你先去一次吧。」洛克昂苦笑 。

打從一開始和剎那做這件事,他的理智就一直在崩潰邊緣,深怕一不小心會弄傷他。

夜晚。現在才正要開始 ,高掛在夜空中的月娘釋出牛奶般的月光,照耀整個東京。

而交疊的身子正準備要做起激烈的活動。

 

 

 

*****

 

「 唔 ……」

刺眼的陽光自窗台射入,剎那睜開眼,看一眼放在床頭電子時鐘。

已經這麼晚了。

緩緩地坐起身,對於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剎那還是覺得那一切都只是夢境。

一個極度想要再見面的夢。

但從腰間傳來的痠痛、無力感卻令他不得不相信這其實是真的。

然而,真正令他完全相信的卻是……鏡子上的自己。

自脖子蜿蜒而下的吻痕,像極了一條盤在自己身上的蛇,爬過了鎖骨、胸膛、心臟、腹部、最終停在私密處。

大腿內側也留下不少吻痕。

「不是夢嗎……?」剎那半信半疑的心想。

驀然,放在小圓桌上的物品引起剎那的注意。

那是一個大概B5大小的盒子,上頭還附上一封信。

與其說是信,倒不如說是一張小卡。 

下面的禮物則是一本書,一本自製的書。

翻開後,才知道裡面其實是由一封封情書所編輯而成的。

每一封都是他親手寫下的,是他心底最深的愛戀。

看著一行行書寫流利的英文,剎那頓時發現自己真得很愛這個男人。

同理的,這個男人也很愛他。

「我……洛克昂,我 ……」

淚水,一顆顆的落在紙面上,留下最真實的情感。

原來,這並不是夢。這一切都是真的。

包含洛克昂出現在他房間、

包含和他一起度過那激情的夜晚、

包含他在身上落下的一個個專屬的記號、

包含當時在自己耳邊低喃的那句I Love You Forever、

包含眼前這本滿是經由他親手寫下並集結而成的情書、

包含那張只是寫著生日快樂但卻是全天下最開心的祝福……

剎那拿起那張小卡,上頭寫道:

 

 

 

 

 

 

 

生日快樂,剎那。

                                               尼爾.狄蘭提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