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3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洛剎】廣播節目

清爽的夏季夜晚,皎潔的月亮高掛於空中照耀大地。樹上的蟬鳴一聲聲地爲夜晚增添一絲安祥與和平。

放在床頭櫃上的電子時鐘顯示著目前時間為深夜一點半。

唔……剎那抬起沉重的眼皮,觀看四周。

我又昏過去嗎?剎那心想。

最熟悉的氣味和體溫並沒有在那唾手可得的地方。

「洛克昂……不在?去廁所了嗎?」剎那躺在床上,低語。

縱使內心有許多不安,但剎那現在一點也不想動。身子似乎被人灌入大量的鉛塊,神經系統則是和大腦斷了連線,現在的他就連自己走下床都有極大的困難 更別說要去廁所找人。

好安靜……真討厭的感覺。躺在床上,剎那警戒性的注意四周。這是他的習慣,自小在庫爾吉斯少年兵中養成的習慣。雖然洛克昂笑說這裡很安全以及有我在不用怕等話語來安撫剎那的不安,但只要他獨自一人,那討人厭的習慣便會自己跑出來。

「剎那,你醒了?」洛克昂赤裸著上身,頭上披著白色毛巾,尚未擦乾的水珠順著褐色卷髮滑落。

怎麼不多睡一下?打開床頭的收音機,洛克昂坐在床沿,也不管自己身上的水珠會不會滴在床上,便伸手玩起落在剎那前額的髮絲,問到。

「睡不著。」剎那回到。

正當洛克昂還想說些什麼的同時,同樣放在床邊的手機不識相的發出陣陣機械性震動聲。

來了嗎?

對剎那說聲抱歉後,洛克昂便拿著手機步向客廳,房間裡只留下剎那和還開著的收音機。

『好了。恩……不知道下一位參賽者會是誰?』喇叭流洩出廣播節目的男主持人興致高昂的說道。

好吵……還是關掉好了。

不習慣廣播節目步調的剎那皺眉,心想。

剎那撐起上身子,欲將收音機給關掉之時,意想不到的聲音自收音機的喇叭傳出。

『請問你是尼爾對吧?』基於禮貌性,男主持人這樣問道。

『是的。』另一頭回答者正是洛克昂。

怎麼會,洛克昂他……。收回想關掉收音機的意圖,剎那索性靜靜地趴在床上將節目聽下去。

『那你知道我們這週的主題是〝送給最重要的一個人的一首歌〞。請問你要唱哪首歌?送給什麼人?如果可以的話還請以一個簡短的故事讓聽眾朋友知道。』

最重要的一個人。剎那聞言,自虐性的心想:一般人應該會想送給家人吧,就算是送給情人應該也不會大膽的說出自己所愛的人是個男人吧。

而且還是個沒發育完全的小男孩。

『我想唱的是L’Arc~en~ciel(彩虹)的抒情詩。送給我所愛的人,剎那。』洛克昂一字一句說道。

『剎那?是你的情人嗎?』像是探尋到某個天大的秘密般,節目主持人頓時成了狗仔隊窮追不捨的問到。

洛克昂苦笑,『是的。』

接著主持人便死纏爛打地追問有關他們倆是如何認識的、再一起多久了,甚至就連一些極為私密的事情也被問的差不多。最後主持人才放過洛克昂,說:『尼爾,如果有句話讓你對你小情人說,你想說什麼?』

突如其來的問題,瞬間讓洛克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隨後還是開口說:『剎那,我知道你一直對十年前在北愛爾蘭的那場恐怖攻擊耿耿於懷,但是我對你的愛並沒有因此而減少。我想對你說:我愛你。』

洛克昂……。

坐在收音機旁的剎那對於洛克昂所說的那一席話,原本平靜的心湖頓時變得驚濤駭浪,一波接著一波地拍打著。

 

 

 

 

降り注ぐ木漏れ日ように君を包む(如陽光透過樹葉間隙灑下般的包圍你)

それは僕の強く変わらぬ誓い(這是我不變的誓言)

夢なら夢のままでかまわない(如果是夢就一直是夢也無所謂)

愛する輝きに溢れ明日へ向かう喜びは(明日迎向充滿愛之光輝)

真実だから(那喜悅就是真實)〞

—節錄自L'Arc~en~ciel(彩虹).抒情詩的片斷—

 

 

 

 

*****

 

掛上電話,洛克昂呼口氣。「總算結束了。」

正準備要回到房間時,剎那的雙臂環上洛克昂的腰肢,柔和的氣息刺激著落克昂後背的敏感肌膚。

「剎那?」

很小聲地,剎那對洛克昂說了聲『謝謝』。

「你聽到了?」洛克昂聞言,轉過身微笑,道。

紅著臉,剎那輕輕點頭。

面對洛克昂熾熱的眼神,剎那別過頭,不敢直視洛克昂的臉。

見狀,洛克昂輕笑,彎下腰,在剎那耳邊說:「我愛你,剎那。」

「我也……喜歡你,洛克昂。」低語般的,剎那將頭埋在洛克昂的胸膛,如此說道。

但洛克昂似乎不滿足的,對剎那這樣說:「喚我尼爾,剎那。」

 

 

 

 

 

 

 

 

 

尼爾……我喜歡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