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48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 寄生共存-1(靜臨)

第一章

——聊天室現在沒有人——
——聊天室現在沒有人——
——田中太郎進入聊天室——
田中太郎「晚安」
甘樂【晚安,今天比較早呢】
田中太郎「甘樂先生是一早就在等嗎」
甘樂【怎麼會呢,我也是剛剛才上線的】
田中太郎「是喔」
——塞頓進入聊天室——
塞頓『晚安』
田中太郎「晚安」
甘樂【安】
田中太郎「對了我想問一件事,想請你們給點建議」
悄悄話 甘樂【喔,想不到太郎你也會有事情想請教呢】
悄悄話 田中太郎「別挖苦我了」
甘樂【沒關係就問吧,我洗耳恭聽】
塞頓『請說』
田中太郎「那我問了喔……」
田中太郎「請問怎樣才叫做喜歡一個人」
田中太郎「最近總覺得好像有點……喜歡上一個人,所以……」
悄悄話 甘樂【你說的那個人,該不會是常常和你走在一起的那個女生】
悄悄話 田中太郎「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悄悄話 甘樂【不是嗎】
塞頓 『暗戀一個人的喜歡嗎,抱歉我沒有過』
田中太郎「現在塞頓先生有喜歡的人嗎」
田中太郎 「抱歉我問的太深入了」
塞頓 『沒關係』
塞頓 『不知道算是喜歡還是不喜歡,但我現在和他同居就是了』
田中太郎「這樣喔」
塞頓『抱歉,沒有幫上你得忙』
田中太郎「不會 謝謝你」
田中太郎「甘樂先生你有喜歡的人嗎」
甘樂【有喔】
田中太郎「那可以問一下是怎麼樣的人」
甘樂 【我最討厭的人喔】
田中太郎 「咦!!!!!!」
悄悄話 田中太郎「甘樂先生,你這句話是」
悄悄話 甘樂【是真的喔】
甘樂【他是我這是世界上最最最討厭的人】
塞頓『…………………』
田中太郎「………………」
塞頓『抱歉,我等下還有工作,先離開了。』
田中太郎「辛苦了」
甘樂 【塞頓晚安】
——塞頓離開聊天室——
田中太郎「那個……甘樂先生」
甘樂 【?】
田中太郎「你剛才說的不是騙人的吧?」
甘樂【是真的喔】
甘樂【那個人是我這世上最最最討厭的人】
甘樂【討厭到我想殺死他呢】
田中太郎「好恐怖的感覺」
田中太郎「啊!已經是這時間了。」
田中太郎「抱歉甘樂先生,我還有事,我先下了。」
甘樂【嗯。掰!ノシ】
田中太郎「辛苦了,晚安」
——田中太郎離開聊天室——
——甘樂離開聊天室——

——聊天室現在沒有人——
——聊天室現在沒有人——
***********
對,我真的很討厭那個人。不過與其說是討厭那個人,倒不如說是喜歡他、喜歡的不得了、喜歡到我恨不得親手殺了他。
對此,爲了避免我無法控制我的情緒,我才會宛如跳蚤般的一直出現在他面前。
就連五年前的事情也是如此。
想到這,折原臨也不禁輕笑。
站起身,漫步走向電腦桌旁的棋盤,拾起右上角單獨佇立的黑色西洋棋騎士,向前邁進一步,好讓那它更接近中心的三張王牌。
好無聊呀我!!折原臨也長嘆。
撇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折原臨也抄起放在待客用沙發上的暗色外套,一氣呵成。
距離最後依班電車還有一個多小時。
既然如此,那就去找那個人玩玩好了。
平、和、島、靜、雄——這世界上我最討厭的人。
「呵~呵呵~」折原臨也哼著小調,漫步於池袋街道。
池袋的夜晚有股莫名的魅力。那股魅力,就連折原臨也也說不上來。
無論是西一番街、安利美特池袋店、虎之穴、乙女之路,任何地方都令折原臨也癡迷。
不過……究竟要上哪找小靜呢?西一番街?還是……?
念頭一轉,折原臨也決定走向那間店。

『羅西亞壽司店』—不知道的人進去還以為自己走錯地方。店裡金碧輝煌的擺設,讓人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覺。
就格局而言,就和普通在路上看到的壽司店沒兩樣—長條型吧檯,新鮮的食材清楚地陳列於吧檯前的透明冰箱中;背對吧檯則是四五個用屏風隔離出來的小包廂。但又覺得這樣的擺飾多了一股洋味。就好比走入莫斯科地鐵大廳,但事實上是走進日本池袋的壽司店裡。
「嗨,臨也。要吃壽司嗎?」
才看見那鍍金的檜木匾額,熟悉的聲音便傳進折原臨也的耳中。
那是賽門——來自俄羅斯的黑人男子。實際身份不明,同時也是少數可以制止平和島靜雄的男人。
「呦!賽門,你有看到小靜嗎?」折原臨也看向裡面,簡單問道。
「噢。靜雄,他在裡面,不過……」
話還沒說完,折原臨也便大方地走進店內,也不想想接下來回發生的後果。
正確來說應該是『正因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所以才大大方方地走進去』才是。
一進門,便看見那個男人做在吧檯中間偏右的位置,手中接過師傅剛做好的一貫軍艦壽司;而坐在一旁一起用餐的田中湯姆則發現到折原臨也的到來,悄悄地用去洗手間這裡由尿遁去了。週遭的顧客則是拿著自己點的食物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小靜。」甜膩的聲音在平和島靜雄耳邊喚起。
啪嗞!青筋爆出。平和島靜雄也顧不得手中的軍艦壽司,隨手抄起身旁無人的木頭椅子朝折原臨也的方向砸去。
平和島靜雄動作很快,折原臨也的動作更快,轉身便跑出壽司店。
「臨也,不吃壽司嗎?」賽門見臨也衝出店,出聲問道。
「抱歉,下回再吃。賽門。」
折原臨也的話才剛落,只見平和島靜雄也在後頭跑出店裡,追了上去。
「不可以打架,打架是不好的。」愛好和平的賽門用不甚熟練日文大聲說。
對於早已跑遠的兩人,這句話實在來的太遲了。

※※※※
「臨也,不是叫你別、再、來、池、袋、了、嗎?」平和島靜雄的聲音穿過一條又一條的小巷弄,尤其是在寂靜地住宅區顯得更有殺傷力。
兩個人就這樣你追我跑的在池袋街道中穿越,彷彿就像是在比看誰的地圖能力比較強,誰對池袋的街道比較熟悉。自東口跑到西口,從北口跑到……眼前這座24小時電子收費停車場。
呼,呼。透過紫色太陽眼鏡,平和島靜雄面目猙獰地盯著折原臨也。
如果說自己目光可以殺人的話,那平和島靜雄已經把折原臨也殺死多少回。
這小子又來池袋做什麼?不是警告他很多次不准再來池袋了嗎。
難不成他又想破壞池袋的安寧嗎?
回想起以前種種慘不忍睹地過往,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一下子又竄了出來。
平和島靜雄走上前,一把揪住折原臨也的衣領,一字一句慢慢說:「臨~也~不是已經警告你很多次,不准你再來池袋嗎?」為什麼你就說不聽。
折原臨也笑笑,說:「嗯,因為我想看小靜氣急敗壞的樣子。」說完,便亮出隨身攜帶的藍波刀,二話不說地朝平和島靜雄揮去。
平和島靜雄將身子重心往後仰,避開折原臨也的攻擊,但依然有數根髮絲被削下來,以及……
黑色領結也一併掉下來。
看著應該別在襯衫上的黑色領結如今卻躺在水泥地上,平和島靜雄最後一條理智線也應聲斷裂。
身體內每個細胞、每條神經、每根骨頭都在向他叫囂著。至於法律道德什麼的早隨著理智一同拋至九霄雲外,連個邊邊角角都看不見。
「折~原~臨~也~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
隨著這句話一同出現的是刺眼的卡車車燈從兩人的右側出現。折原臨也見想要的東西已經出現,勾起嘴角;而不明白的卡車司機則見前方有人時已經來不及踩下煞車。
雖說最後司機還是採了煞車減緩力道,但仍然有不小的力道撞上平和島靜雄。
被撞飛的平和島靜雄在黑夜中滾了滾,最後落在不遠處的路燈下。
看著上方的路燈,平和島靜雄為自己的粗心感到憤恨不平,口中也喃喃說著恨不得要殺了那個人。
只可惜,折原臨也不僅沒有消失在平和島靜雄的視角,甚至故意的彎下身子,露出極為欠扁的笑容說:「晚安,小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