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3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希望你能想起......其之二

正文 夜晚,阿散井戀次獨自一人躺在純白的病床上,腦海裡正思考著今天早上一切畫面,包含屍魂界、死神、六番隊副隊長等事。可是不論他如何思考,腦子裡依舊沒辦法理出一個頭緒。 「算了,不想了不論怎麼想都想不出來。還是先睡覺好了。」阿散井戀次便翻個身,跑去向周公道晚安去了。 〝戀次……看樣子你是真的都不記得了,包含你當初口口聲聲說要去救露琪亞的事情、剛練成卍解便和我對戰一事、在醫護室所說的那些話……。也好,既然你忘記了,那就由我幫你記得好了。〞 月光下,朽木白哉擅自脫離自己的義骸,以一身死霸裝的樣子出現再阿散井戀次的病房裡。 看著病床上的人睡的如此香甜,朽木白哉突然覺得這件事對戀次而言會是件好事,至少不需要去理會這一切的紛擾,不用被捲入這一切當中。雖然藍染他們都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基於少了死神的力量,或許他們也不會對戀次動手吧。想到這,朽木白哉突然有股如重釋附的感覺。 「晚安,戀次。」 距離那一夜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這一星期來,那句話一直縈繞在朽木白哉的腦海中。 〝因為忘記,所以放棄;因為害怕,所以退縮;因為不合倫理,所以不願打破。〞 「朽木老師?」 「對不起,不小心恍神一下」朽木白哉連忙道歉。 「你確定你沒事?總覺得你最近的氣色不是很好,真的沒事嗎?」 「我沒事,只是最近家裡有些事情罷了。」朽木白哉簡單帶過。 「是因為阿散井同學嗎?」 這女人,看來是乎不太能小看他,居然會知道這件事。 「有一部分是啦,但也不全然都是。」朽木白哉恢復到往常得冷漠但又不失禮節的態度對身旁的女老師說到 「也難怪拉,畢竟你是阿散井同學的監護人。出了這種事情,多少都會操心。既然如此,今天你就先回去好了,剩下的就由我來好了。」 「不用了,清雲老師,這些我帶回去做就好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語畢,朽木白哉收拾收拾桌上的文件,離開教室辦公室。 朽木白哉……這個人我要定了。清雲老師暗自說到 喀。朽木白哉打開自己家的房門,才踏入門便能感覺到有一股不屬於自己的氣息。或許從小的學習吧,造成自小他便能察覺到。 「你也該出來了吧,四楓院夜一。」察覺到來著是誰後,朽木白哉不急不徐吐出來者的身份。 「我知道了,只是請你小聲一點,你家副長才剛休息,可別吵醒他了。」四楓院夜一輕聲細語的對朽木白哉說道。 「我知道了,但是麻煩你不要沒事就往我家跑好嗎?你不會呆在浦原家阿,何必每次都要往我這跑。」 「因為你家比較大,而且也比較乾淨。」 「所以你就跑來我家。以貓的形式?」朽木白哉突然有股想要打電話,叫這隻貓的主人將她領養回去。 「是阿。你可是要先感謝我才是唷!」四楓院夜一突然想到什麼事的對朽木白哉說道「多虧有我的幫忙,現在戀次他可是成了你的食客了。」 「你的意思是說,你擅自把他的工作和房租全部退掉了?」 「不只這樣,我還幫他打一副你家的鑰匙。」 「所以現在就是要跟我敲竹槓了。」 「並不是,但是勸你有空就帶他去買些衣服,那小子的衣服實在少的可以,夏天是夠了。冬天的話,你就帶他去買好了。」說著說著,四楓院夜一便再度化成黑貓的形式,輕盈的離開朽木家。 〝衣服阿……真的很懷疑這段日子你到底是怎麼過的,以前在屍魂界的時候,你都不曾這樣,為何在人間會變成這副模樣。〞 輕手輕腳的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那頭像火一般紅的紅髮披散在整個床舖上面,或許今夜的月光很皎潔吧吧,本來就很像火焰燃燒的頭髮顯的燃燒更加旺盛,旺盛到好像要把整張床舖燒個精光。原本蓋在他身上的被子,被他踢的亂七八糟。 朽木白哉走到床邊,小心亦亦的當他把被子蓋好,嘴裡輕聲說著:「真是的,長到這麼大,睡像倒跟小鬼沒兩樣。」 驀然,一星期前的話又再度浮現在腦海中:『因為忘記,所以放棄;因為害怕,所以退縮;因為不合倫理,所以不願打破。』 「為何你會有這麼大的魅力,大到讓我不知所云、不知該如何是好。或許……四楓院說的沒錯,我真的是個膽小鬼吧……。」語畢,朽木白哉便像隻貓一樣,安靜的離開房間。 離去前,朽模白哉還輕輕的在阿散井戀次的額上落下一吻。「晚安,戀次。」 「唔……。」 「唔……這裡是?」 隔天清早,阿散井戀次就被外頭刺眼的陽光給叫醒,只是……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 「你醒了?醒了就趕快把衣服換一換,等會我帶你去買些冬季的衣服。」朽木白哉半裸著身子,自浴室步出,見到阿散井戀次醒來後,便簡單的把事情交代。 「等等,我為何會在這裡?這裡不是我住的地方阿。印象中我是到浦原店裡,然後……。」然後就睡著了,醒來之後便發現自己在這個陌生環境。 「這裡是我家,而我是你的監護人。」朽木白哉簡單向阿散井戀次說明這一切:「四楓院把你從店裡帶來,且擅自幫你把工作以及房子退掉,以後你就先睡在這吧。再著,身為學生的你應該是要先把功課弄好,再去打工。」 「等等,你是我的監護人?這件事我怎麼會不知道?更何況你跟我又是什麼關係?這該不會另類耍人妙招?」 看著阿散井戀次不敢置信的眼神,朽木白哉突然有股衝動想把他很很的吃抹乾淨,但現實的狀況不準他這麼做, 因此,按下內心的衝動,朽木白哉簡單說到:「如果你想看的話,我等下把學生資料拿出來你就會知道了。」語畢,便離開房間。 靠!!這人是怎樣,把老子當玩具耍啊?說話說一半的……而且臉不完全沒有表情,難不成是他顏面神經受損,導致現在的他完全沒有表情可言。 重點是,我跟他素面平生也沒有人跟我提起有這號人物,是他腦袋壞了嗎?還是我自己忘記了? 可是我的記憶力也沒這麼差勁阿,一護他還說我的記憶力超好的。可是……所怎麼想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對了,還有一件事。把衣服換一換,等會帶你去買衣服。」朽木白哉的聲音自屋子另一頭傳出。 啥?帶我去買衣服!我衣服明明都還夠阿,有必要再去買衣服嗎?阿散井戀次如此想到。 「怎麼,你還沒去換衣服阿。我話不說第二次。」朽木白哉拿著戀次的學生資料卡,看到本人還待愣在原地,語氣不太好說著。 「我幹麻要去買衣服?我衣服還夠穿,用不著你來管。」 「是嗎。可是在我的地盤上,你就要聽我的話。對我而言,你的衣服看起來就像塊破布一樣。我沒有辦法忍受你穿這種衣服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那我去自己住總行了吧。這樣我也不會礙到你。」阿散井戀次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大聲的對朽木白哉說道。 「我話不說第二次,我現在是你的監護人,在你未成年之前,你的一舉一動都還在我的管轄範圍之內。」 「你說你是我的監護人?別笑死人了,老子我完全沒有見過你,也完全不知道有你這號人物。你憑什麼說是我的監護人。你和我又是什麼關係?」 啪!清脆的巴掌聲就這樣在房間中回繞著。 良久,阿散井戀次首先從驚訝中回神,並破口大罵:「媽的,你有話不會用嘴巴說阿,幹麻打人阿。打人也就算了,你居然還打在老子最引以為傲的臉上。你幹麻啊?」 「不准在我面前說粗話。」聽到阿散井戀次口中那些極為不雅的話語,朽木白哉皺眉說道。 「要你管。你越不要我說,我越要說。」 啪滋!青筋爆出。 這小子現在是怎樣,沒事跟我唱反調。難道他和破面遇見之後,那該死的破面也順便改造他的性格了嗎?搞的他像個長不大的小鬼一樣,難看死了。 「不過阿,坦白告訴你好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皺眉的樣子很嚇人啊?感覺別人好像欠你十幾萬似的。虧你還有一張能夠迷倒眾生的俊臉,真是糟蹋阿。」 「我的事用不著你管,你還不趕快去換衣服。」 「是是是,老子現在就去換衣服,這樣你大人總該滿意了吧。沒事喜歡發號命令的萬年冰山。」不情願的語氣自阿散井戀次的口中發出。 看著阿散井戀次的背影,朽木白哉突然有中好像回到過去的情境,原本冷俊的臉龐,頓時也變的比較柔和點。 就是這點,還是和以前一樣沒變。朽木白哉心理想著。 看者車窗外的高級名牌服飾店,阿散井戀次突然有種自己好像錯地方的感覺。彷彿自己的氣質和外表跟這裡很不搭配。 「呃……那個,你確定要帶我來這買衣服?會不會買太好了。」 「不會,再說,我實在看不貫你身上那種沒品味的衣服。我可不希望那種沒品味的衣服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X的,現在是怎樣,嫌我衣服很沒品就是了。不過……這人到底懂不懂流行阿,這種穿法可是當下年輕人最愛穿的樣式,那這萬年冰山居然說這樣沒品味。哈哈,等下看他到底要帶我到哪哩,同時也順便看一下他品味到底如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