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3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情人節大企劃----遊樂園(上)(左x葛)

正文-- 「喂,阿葛。你下星期三放學有空嗎?」某日放學,阿樹好奇問著。 「啥?下星期三,那天幾號?」 「那天……喂,林檎,那天幾號?」根本沒在寄日期是幾號的阿樹,轉頭大聲問著林檎 「哪天?」 突然,安達的聲音在阿樹背後響起:「齁,阿樹你真的是少跟筋耶。下星期三是2月14號、14號啦。」 得到答案之後的阿樹說:「是嗎?還真的很謝謝你。不過……安達,可以以後不要用這麼大的聲音說話,耳朵遲早會被你搞壞的。」 「算了,阿葛。怎樣?那天下午有空吧。」 「那天?那天我沒空,我已經和別人約好了。」回憶起上星電話中的談話,阿葛原本白皙的臉頰頓時抹上一片紅潮。 三天前— 夜哩,正當阿葛剛洗完澡時,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聽到鈴聲後的阿葛走向電話旁,說:「喂,美鞍家。」 (是我,阿葛。)再熟悉不過得聲音自話筒的另一端響起。 「左、左安良?!」這、這男人怎麼會……。「你怎麼知道我家電話的……」阿葛帶著不安的口吻問道。 這男人該不會……調查我家的事了吧。 沒有得到正面的回答,阿葛只聽到電話另一端傳來的悶笑,心中開始有些不高興。 (生氣了?)似乎了解到心上人現在的心情,左安良出聲安撫。 「我才沒生氣。道是你打電話來有事?」一語道出內心事,阿葛急忙否認。 (其實,我打電話來是想問你,14號那天有沒有空。)左安良把玩者手中兩張『特別招待卷』,臉上勾起的笑容沒有消失過。 (14號?等等,我看看……我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事,不過那天我要上課……所以……) 「既然有空就好了,放心,我知道那天是星期三。我也知道那天你要上課,所以我才要約放學阿,可以嗎?」左安良故意用那低沉的嗓音說著。 「應該可以吧,那……我要帶什麼嗎?」糟糕,身體開始好熱…… (不用帶什麼東西,只是……那天沒到天亮我是不會放你走的。)左安良故意說到。 蠢死了……我居然會因為這樣而無法控制自己,甚至還做出那種事。想到這,阿葛恨不得現在地板上有個大地洞,好讓自己鑽進去。 「咦?」一直在一旁而沒有加入眼前的白目軍團的安達,看到阿葛大的臉莫名的紅起來,而且還是那種可以和煮熟的蝦子媲美的紅,不禁上前關心。 「阿葛大,你還好吧?」 「啊?我沒事啦。」為什麼,每次一想到那個男人,身體都會不自覺得好熱。 那是因為你喜歡我的緣故—左安良每一次都會這樣說。 「可是你的臉真的好紅,是不是發燒了?要不要去保健室?」安達不死心,繼續問著。 「不用了,真的不需要」 真要是被他知道那還了,以那女人的瘋狂程度,以及阿樹他們的玩鬧方式……算了,想了傷神。 不過……這次的情人節好像是第一次,第一次以戀人的身份度過。 突然開始期待,期待他會做哪些事情、說哪些臉紅心跳的話語……。 〝只是……那天沒到天亮我是不會放你走的〞想起那句原本摸不著頭緒的話,阿葛多少都能知道左安良的企圖。 不會吧……那、那換言之,那天也是要和我的童貞說再見嗎……會不會很痛阿。想到這,原本一張期待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在一旁早看不下去的咢,無奈的開口:「Fuck,你一個人沒事在那邊演什麼默劇阿!」 「咢,我問你喔……」思考很久,最後阿葛還是小聲問道。 「幹麻?」真是的,大男人一個,講話沒事這麼小聲的。 「男人跟男人在做那檔事時……會不會很痛啊?」 青筋突出。 「那種是我怎麼會知道,你不會親、身、體、驗啊!」咢越說越大聲,整個人開始進入暴走狀態。 「該不會……那個死王八HOMO要你的身體啊?」 聽到咢那爆炸性的發言,原本就在一旁智障的一行人全部圍在阿葛身邊,眼神透露出嚴重不懷好意。 「你們……幹麻?」 「阿葛,你總算要把你的小屁屁送出去啦。」 「啥?」阿葛表露出不解的表情。 「別傻了,以左安良的個性。『美食當前,孰能不食』這點可是他奉行的最高指標,再加上那天又是特別節日,你認為他不會下手嗎? 更何況,那死HOMO也對你預告了吧。」 ?,說過什麼?阿葛依舊不解的看著咢;不過,下一刻,一張白皙的臉蛋瞬間再度變成豬肝紅。 〝只是……那天沒到天亮我是不會放你走的。〞 天阿……我的童貞……再見了……我的童貞……。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