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5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情人節大企劃----遊樂園(中)(左x葛)

正文--- 情人節當天— 為了配合情人節,東雲東中還破例讓學生三點就放學,伴隨著鐘聲的響起所有同學都恨不得老師趕快下課放人。 「阿葛,你要走了?」還在做最後的打掃工作的林檎,見到阿葛急著離開教室就連平常都會有聲音都不見了,林檎這般說到。 「是阿。不過你也要多注意點才行,雖然阿樹那小子沒有真的很喜歡希姆,但一他的個性以及希姆的身材,嘖嘖……那後果真的很不難想到。」 林檎乾笑幾聲,說:「放心拉,我和他目前這樣就夠了。」 「是嗎……那我先走了。」語音剛落,人卻早已到教學大樓一樓。 「我說阿樹,你確定不對阿葛說嗎?」從窗戶外看著心情大好的阿葛背影,飯糰小聲問道。 阿樹臉上寫著『你是白痴嗎?』的表情,說:「有什麼關係,既然時間支配著想給阿葛一個大大的驚喜,那我們不就應該成全他不是嗎?」 這樣……真的可以嗎?阿葛,不是兄弟我不幫,只是……不知該如何幫你。飯糰小聲在心中默哀。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有必要這麼誇張嘛,拿花也就算了,但是……大紅色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像在舖紅地毯般,又加上勞斯萊斯黑色轎車。一見到他邊掬起他的手背……,若這些動作在沒人注視之下做也就算了,但是現在的情形是眾、目、睽、睽之下做這種事。 「生氣了?」他的小可愛也真是的,怎麼就連生氣……都令人如此著迷、如此惹人喜歡。左安良用餘光看著一上車便轉頭不見自己的阿葛,修長的手指輕撫上阿葛白皙的臉蛋。 阿葛聞言,便轉頭看左安良一眼之後隨即轉回,眼神死盯著窗外的景色,說:「下次別做這麼誇張的事情,感覺……很奇怪。而且,明天又要被其他人傳的亂七八糟了。」 「既然你不喜歡,那我下次就不這樣做了。」就連害羞也是這麼可愛。 「真想在這裡吃了你。」一句無心的玩笑,從左安良口中溢出。 「嘎?嘎~~。」他、他到底在說什麼鳥話,現在才三點……這麼早就要。 下一刻,阿葛只見放大版的左安良,微起的朱唇馬上就被靈舌闖了進去,小舌瘋狂的在空腔內探去,時而吸、時而吮。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阿葛便因缺氧而努力拍打左安良的背。 「受不了了?」勉為其難的離開心上人唇,左安良聲音明顯變低沉許多,然而透過鏡片,阿葛可以看見左安良眼神中帶有著一絲絲的情慾。 「你、你不說要帶我去哪裡嗎?」阿葛像似想起什麼,急急忙忙的說。 「我是想帶你到這裡,你想去嗎?」左安良不急不徐從口袋中拿出兩張是前就想好的『特別優待卷』。 「XX遊樂園……的特別優待卷?!你、你為什麼會有這個!」老天爺,這可是超級難得的遊樂園優待卷,而且還是VIP型的! 看到阿葛一臉興奮的表情,左安良微笑,說:「怎麼拿到票那無所謂,你想不想去比較重要。」 聽到左安良要帶自己去,阿葛點頭說要。 見到小情人如此興奮與期待,左安良方向盤一打,便將高級名車開往遊樂園的方向。 「天阿……。」我沒看錯吧,最大的摩天輪、最完善的服務,甚至還在情人節當天提供馬車服務。 突然,阿葛的手被左安良莫名的牽住,看著左安良的臉蛋,阿葛臉又不自覺的紅了,而這回卻是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左安良……一定要這樣牽嗎?兩個大男生的。」 「今天是情人節,大家看自己情人都來不及了,有怎麼會去看別人怎麼樣呢?」左安良說的一副理直氣壯的。 ……。再一次,阿葛承認自己敗北。 「你願意陪我到一個地方嗎?」左安良小聲的在阿葛耳邊說。 ?他,想去一個地方? 左安良拉著阿葛的手,往他早已打聽好的方向走去,開啟了他要給心上人最難忘的情人節賀禮……。 這裡是……鬼屋!?等等,有人會在情人節帶情人來玩鬼屋嗎?而且還是超恐怖情人節特別限定版的鬼屋……,怎麼辦,一定要進去嗎? 想到這,阿葛偷偷的瞄了一眼在一旁的左安良,發現那人根本沒有任何一點愧疚,臉上反倒掛著興奮的笑容。 天、天阿……這男人真不是正常的男人。除了喜歡『小』男孩以外,更是喜歡……鬼屋!! 阿葛突然發現到,自己正面臨人生第二個大考驗——在情人節玩『超恐怖情人節特別限定版的鬼屋』!! 老天爺阿,如果可以,拜託你不要讓這一切發生阿~~~~。阿葛這般的在心中無限的吶喊。 只可惜,上蒼似乎對這套完全不領情,反到更加開心的想讓這一切趕快發生。 「阿葛,你沒事吧?」看到小情人臉色蒼白,雙腳發抖,左安良開始有點不捨,不捨讓自己的小情人進入如此恐怖的鬼屋遊戲。 「如果不行,那我們就去玩別的好了。」 但是,左安良忘記一件事,那就是阿葛不喜歡被人看扁,自從上次在貝希摩斯一戰後。 阿葛搖搖頭,說:「沒關係,而且我也還蠻想去玩玩看的。」 呵呵,這小傢伙也真是的。明明心理害怕的要死,卻還要死鴨子嘴硬。罷了,既然你這麼想玩的話,那我也陪你玩玩,反正我自己本身想玩的慾望也挺大的。 想到這裡,左安良便迫不及待的拉著阿葛的手,一起隨著排隊一步步走向那尖叫聲連連的恐怖鬼屋。 蠢死了,自己沒事耍什麼英雄,結果現在……落得這副景象,一個人走這種鬼屋,更何況還是那種迷宮型鬼屋。嗚哇……現在總覺得背脊一直涼起來。 時間倒回十分鐘前—— 「咦!!你說一次只能一個人進去?」阿葛訝異的看者眼前的說明告示牌以及面帶微笑的服務小姐,不敢置信的說著。 「是的,所以就麻煩請兩位決定要由誰先進去。」雖然服務小姐依舊面帶微笑,不過,從明顯的眼神中卻能看到些許的仰幕。 「既然如此,那阿葛你就先一個人進去……我晚點再進去。」想也沒想,左安良直接說出這使人暴走的話語。 聽到左安良這番爆炸性的發言,阿葛急忙,說:「喂!等等,我什麼都還沒說,你怎麼就這麼下定論啊!」 沒有得到正面的回應,只見左安良將手腕上的手錶解下來,並帶在阿葛的左手腕上。隨後便在耳邊說:「你先進去,我隨後便進去找你。」語畢,便將阿葛推進鬼屋迷宮中。 「喂!左安良……。」話尚未說出口,阿葛便開始了那無言的鬼屋迷宮。 這鬼屋其實不大,而迷宮也不是特別繁雜,只是四周陰森的氣息不時在你身邊發出。 真是的……要死了。看著,不,應該是說在這伸手不見十指的地方,一切的方向感都只能憑感覺來判斷,除了要避免撞到牆壁之外,還要小心刻意放在地板骷髏頭、塗在牆壁上那未乾的紅色顏料以及三不五時潮你衝來的蝙蝠。縱使早就知道那些只是無聊到死的遊戲,但在這種時候,多多少少都會還是會害怕的。 突然,阿葛只覺得有人正拍打著他的肩膀,阿葛認為那八成是迷宮內故意整人玩偶正拍打這自己的肩,也因此沒有太過在意。只是……這支手非但沒有就此離去,反而更加肆無忌憚的撫摸,從肩慢慢的到腰甚至還到屁股,感覺就很像是刻意在對方身上點起火種般挑逗、輕撫。 「媽的,別太過分……唔。」話才說到一半,啾的一聲自頸邊落下,嚇的阿葛直了背脊,不敢再有其他動作。 「別怕,是我,葛。」左安良低沉的嗓音在阿葛耳邊想起,讓原本緊繃的背脊逐漸放鬆下來。 感覺到懷中人緊繃的情緒以慢慢平和下來,左安良依舊摟著他,說「讓你害怕了,抱歉。」 「喂,重點是你到底是怎麼找到我的?四周都不見五指的。」沒有任何感謝的話語,阿葛劈頭就是這種問題。 「喔,你說那個阿。其實很簡單阿,雖然我的夜視力不是很好,那並不表示說我的聽力也就如此阿。」左安良把玩著阿葛末端的髮絲,一邊說到。 「原來是是這樣阿,不過我身上又……等等,難不成這就是你當初給我手錶的原因嗎?」阿葛驚訝的看著帶在自己左手腕上,價值不菲的名錶。 「答對了,好了我們也該出去了。」說完,便和阿葛十指交扣的邁向出口。 「好了,接下來你想玩什麼就交給你決定好了。我陪你」 和阿葛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走出鬼屋迷宮的左安良對正看著園區地圖的阿葛如此說到。 「呣……要玩哪個才好。……對了,我們一起去先玩雲霄飛車,再去玩自由落體,最後則是去玩海盜船,好不好?」阿葛逕是選了些刺激型的遊樂設施,絲毫沒有普通情侶會走的路線。 「你所挑的路線真的和別人不一樣。」左安良讓阿葛把頭靠在肩上,溫柔的說:「晚一點,莫約九點的時候會有煙火表演,想看嗎?」 聽到煙火表演這四個字,阿葛可樂了。因為自己早就希望能在五光十色的煙火下和自己的情人來一個熱情的法式KISS。 「要!不過在那之前,我們先去玩其他的遊樂設施。」說完,便自故自的往雲霄飛車的方向走去。 真是的,就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有國中生愛玩的表情在臉上。左安良原本掛在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哈!好久沒有玩的這麼起勁了,感覺真好」跳下海盜船,阿葛伸伸懶腰直說道:「吶,左安良。」 「怎麼了?」瞧他一臉嚴肅的樣子,左安良關心的問。 「那個……都是我在玩,而你也是一直在一旁陪我玩,所以……」唉喲,我到底是怎麼了,明明都已經想好也排演了無數次的話語,怎麼一到嘴邊就全部變了調,不知該如何表達了。 「所以……我是想說,你還有沒有想玩的遊樂設施?」 「你喲。」左安良摸摸阿葛的臉龐,說:「下次把想說的話先想好。至於想玩的遊樂設施,倒是沒有。我從以前就不知道該如何去玩這些東西。」 「難不成你從小都沒來過?」像挖掘出一個天大的秘密似的,阿葛不敢置信的看著比他高一個頭的男人。 見著阿葛如此興奮的眼神,左安良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不過,馬上探口氣說:「其實我並不是沒有來過,只是每次來,都不知道能玩什麼,雖然其他人都說很好玩,但我就一直不知道那東西到底哪裡好玩。這種感覺……一直到我玩AT之後才慢慢能體會到那種感覺。」 第一次了解到這些內心事的阿葛,突然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不過隨即拉著左安良的手臂,愉悅的笑容全寫在臉上,說:「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去玩吧!」既然沒有快樂的回憶,那不如就現在來創造吧。 呵呵……因為沒有,所以一同創造……是嗎。或許自己的心態會因這樣而有大大的改變。面對自己內心的180度大轉變,左安良採取樂觀的態度。 「噢,已經這麼晚了……七點半。」從摩天輪下來的阿葛看著不遠處的電子型時鐘,訝然地說著。而肚子也再此時不爭氣的咕嚕咕嚕抗議起來。 「肚子餓了,嗯?」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去餐廳。「去吃飯,好嗎?」 「可是,我真的呣……那個,所以我胡亂吃個麵包就夠了啦。」一想到兩人從一進來遊樂園開始,不論是喝汽水,吃爆米花、熱狗等都是由左安良替自己出錢,而現在又說要去吃飯,有想到可能又是他要付錢。阿葛就有點過意不去。 明明知道他是自願這麼做,可是感覺還是很不好。 〝只要你開心,花這些錢都值得,同樣地,我也很甘心阿。〞還記得有一次和他一起出去逛街時,他這樣對自己說。 真的很懷疑他家是不是開金庫的。阿葛偷偷的懷疑著。 看穿阿葛對於自己在金錢上的不介意以及剛才的事,左安良不打算直接說出,反倒這樣說:「你知道嗎?阿葛。在美國或一些西方國家,情人節當天的情人節巧克力或禮物不是由女方送出,而是由男生親手將禮物或巧克力送給自己心儀的對象。」所以拉,你就不用跟我太計較了,畢竟這些都是禮物的一部分。這句話,左安良並沒有向阿葛挑明。 「你的意思是說,因為我是你心儀的對象,而依照西方國家的習俗,情人節禮物是由男方來準備。但是我和你都是男的,都只有你來做,感覺有點說不過去。」說到最後,阿葛把頭低下去,越說越小聲。 知道阿葛在害羞什麼,左安良索性掬起阿葛的手,並溫柔的在手背落下一吻,說:「又有何差別,在我眼中,你就和美麗的公主一樣。」 「笨、笨蛋。你、你在說什麼鳥話……呃。」一面懊悔自己為何聽到這些話後,心臟居然不聽話的狂跳,不只如此,就連血液也一起沸騰;而一直被冷落再一旁的肚子卻在這時發出無聲的抗議。 聽到親親的五臟廟正發出惱人的抗議聲,左安良大手一繞,便摟著阿葛的腰,說:「想那些有的沒的,先去吃飯。」 知道自己五臟廟的情形的阿葛也只能微微點頭說好。 待續 小後記: 呃....基本上 下篇才會有滿滿的H吧 原本只打約5000字的 結果 不小心就這樣暴字數 下篇 某腐會盡量把字數押下來(如果H沒有寫的太開心的話) 還有 下篇阿樹等人又會出還串門子的(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