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奇怪的人 奇怪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糟糕到一個不行 對OO燃燒意外的激烈
春天真的是會讓人感到很糟糕= =



  • 253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節(夜碎)

正文 晴空萬里,天空一片藍,藍到就連一片浮雲都看不見,整個天空給人的感覺,似乎是被某個不知名的印象派畫家彩繪。真實的過分到虛幻,虛幻中卻又有著真實感,讓人感到不是該算是真實還是虛幻。雖然現在的天氣還是早春,但這年頭在溫是效應越來越嚴重的情形下,氣溫熱的和夏天差不多。 四楓院夜一穿著極少量且短薄的衣服,絲毫沒有身為女性的樣子,大剌剌的躺在浦原家的屋頂上,眼神緊盯著湛藍色的天空,心中無聲的吶喊:好無聊阿!! 突然,空白的腦海中閃過一個新的點子,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既然如此,那就去玩玩看好了,順便去看看一護那小子平時上課在幹麻好了。 決定接下來的活動之後,夜一從人形化成貓形,熟練的從兩層樓高的屋頂上跳下,對正在庭院掃地的小雨說:「小雨,我有事出去一趟,店裡就麻煩你了」 聞言,小雨停下手上的工作,小聲的對夜一說:「我知道了,我會跟老闆說一聲。」 抬起頭,小雨不見貓樣的夜一,僅只剩下一團空氣。而夜一早再不知何時離開了。 躡手躡腳的進入空座中學的校園內,面對校園內的警備如此的鬆散,夜一開始好奇人類的警戒心是如此的低落。 看樣子……下次就可以直接用人樣進來了,夜一一邊走在校園內一邊想著。 面對人來人往的走廊,夜一多少也知道自己來的時間大概是午休時間。 恩……我想想……一護那小子的班級是……。 確定好方向,正當要邁開腳步去尋找時。突然身子一輕,只見自己被人抱起。 「果然我沒看錯,夜一小姐。為何你會來學校?」現在的他應該是會在浦原先生家休息才是阿,怎麼會跑到學校來。 「沒什麼,只是無聊所以跑來而已。」夜一簡單地向井上說到。 原來只是無聊而跑來阿,還以為屍魂界又發生什麼大事,所以要找朽木同學和黑崎同學。聽到夜一的回答,井上突然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雖然表面上是鬆一口氣,但是眼神中所留露出的那種落寞感卻是騙不了任何人的; 尤其是像夜一這種人更是完全騙不過去。 正當夜一要開口要井上別亂想的同時,龍貴的聲音適時的打斷這一切。 「織姬,你一個人在和誰說話阿?」 「咦,沒有阿。只是自己一個人自言自語罷了。」井上用那一貫的笑容矇騙過去。 見狀,龍貴多少也知道井上目前不想對他說出這一切;而他,也乖乖的閉上嘴,什麼話也不說。 「小織姬、龍貴,你們倆在幹麻?我們要到頂樓去了。」 聞言,井上和龍貴尾隨在眾人的後面。 「龍貴,你知道了吧,有關黑崎同學和朽木同學的事情。」刻意放慢腳步,井上在龍貴的耳邊小聲說到。 「恩,多少都知道。」與其說都知道,倒不如是說這一切都看的到。 是嗎……還是讓他擔心了。聽到龍貴的回答,井上面有難色的低下頭,苦笑。 織姬…… 沿路上,兩人若有所思的並肩走著。 白色情人節?!現在還有這種東西阿,現在的商人點子可真多阿。 夜一安靜且乖順趴再井上的大腿上,同時也豎起耳朵,聆聽著現在女孩們感興趣的話題。 不過,說到白色情人節是要對方買禮物回送給在二月十四日那天有送東西的人 同時也向對方回覆自己的答案的一個節日。 回想起在三個禮拜前,自己突然跑回去二番隊寓所時,碎蜂送他禮物的樣子。 腦還中浮現出他當時紅著臉,講話還結結巴巴的送出自己親手所做的禮物。夜一整個人有點興奮起來。 難怪人家常說,熱戀中的情人,只要一想到對方就會慾火焚身。這句話一點可都不假;不過,到底要回送什麼東西給他呢? 這下可真的是苦惱了夜一。 突然,旁人問的一句話,讓夜一暫時放下這個問題。 「織姬,你覺得 ,禮拜黑崎同學會回送給你東西嗎?」 因為不管怎麼說,井上也是在二月十四號那天送東西給一護的。 井上聞言,只用打哈哈的方式帶過。 哦?所以說,一護那小子也是有女人在追的。 不只屍魂界的女性,就連織姬這小ㄚ頭也是。不過,說到這裡,朽木露琪亞也對他有意思的說。 反正別人喜歡誰對我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碎蜂沒跟別人跑就好了。 說到這,不知織姬願不願意幫這個忙。 抬起手,輕輕的觸碰井上。 低下頭,井上用唇語對夜一說:「怎麼了?」 「——。」夜一在井上耳邊說。 聞言,井上開心的說:「我知道了,夜一小姐。」 小姐二字可免了。 一星期後,夜晚—— 繁星點點,夜晚覆蓋著整個屍魂界,各番隊的寓所燈光早已熄滅;唯獨幾個盡責的隊長房間燈光還是亮著的。 倏然,一隻黑貓輕快的身影和黑夜融合在一起,在各番隊的屋頂上跳躍著。 停下腳步,夜一看了看四週的建築物,確定一下方向後,便往二番隊的寓所跑去。 「隊長,夜以深了,請你可以準備就寢了。」二番隊的副隊長在門外恭敬的說到。 突然,熟悉的腳步聲從走廊的另一端傳來。 「副隊長,我有訪客,你先下去吧。」碎蜂簡單下令。 聞言,二番隊隊長安靜的退下。 碎蜂放下筆,等待那人的到來。 刷—一聲,和門打開了;不見進來的人影,反倒是一隻貓走進。 「好久不見了,碎蜂。」化成人形的夜一,穿上碎蜂為他準備的衣服,說到。 嘆口氣,碎蜂起身走向夜一所在的位置,窩在懷中,說:「是阿。一個月不見了,這段時間你到哪裡呢?」 整個屍魂界都找不到你的氣息。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現在要他放下二番隊隊長的職務和夜一遠走高飛,真的不太可能,不管怎麼說,這個位置也是夜一給他的;同樣的,要夜一回來繼續做這位置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不管怎樣,他真的很希望兩人能和現在這樣,兩人天天都能看到對方;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段時間才能見到對方一次。 雖然每次對夜一這樣說,他都笑笑的說:沒關係阿,反正在久你都忍耐過了。 唉……總歸一句話,就是雙方都放不下就是了。 突然,夜一從懷中取出一個盒子,遞給窩在懷中的碎蜂。 接過盒子,碎蜂訝異的對夜一說:「給我的?」 「恩,今天是白色情人節。聽說人間會在這一天回送禮物給對方。」 白色情人節阿……人類真的有好多奇特的節日喔! 拉拉夜一的衣服,碎蜂小聲的對夜一說:「今天,可以留下來陪我嗎?」 夜一笑說:「好阿。」有何不可。 許多天後,二番隊隊員們都巧妙的發現到這件事:自家隊長的那條首飾。 黑色皮製的項圈,或許知道碎楓的工作性質吧。所以特地選擇這種不礙事的項圈;同時上面還掛著一個小小的,以天使的樣式刻畫出來的,被面甚至是刻上『My Lover』的字樣。 「隊長,那東西是誰給的?」某個隊員好奇問著。 碎蜂笑笑,不語。 回想那晚的場景,碎蜂臉頰微紅。 至於誰給的呢……自己去想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